央视《焦点访谈》: 20220321 高丰村的新农事
发布人:张志银来源:央视网浏览次数:发布时间:2022-03-25
视力保护色:

央视网消息(焦点访谈):粮食安全是“国之大者”,事关中国14亿多人口的饭碗,不能有丝毫松懈。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上再次谈到“谁来养活中国”的重大问题,指出“粮食安全是战略问题”。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。为此,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出台了一系列“长牙齿”的硬举措,要求“保数量、提质量、管用途、挖潜力”。湖南汨罗市的高丰村,有3000多亩耕地和四千多人口,人均耕地既少又碎,农业效益一直不高。所以这个村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,没人把农业当成发展的主业。而在今年春耕时节,高丰村拿出了新干法。

这个春天,对高丰村来说很不一般。田地里机器轰鸣,过去3000多亩小块而分散的农田正在逐渐连成一片。这里正在进行3000多亩高标准农田的改造。和湖南的许多村庄一样,高丰村的田以前都是小块破碎的,用不了大型机械,只能手工耕种。

湛茂坤是种粮的一把好手。他的家在高丰村的牛尾洞组。老湛喜欢种田,看着地里的庄稼年年发芽、生长、收获,他就觉得心里踏实。知道老湛爱种田,亲戚朋友外出打工,也把田交给他,不收租金,让他白种。

每年,高丰村总有些农田抛荒。一是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,不指望种田的这点收入;二是因为村里的田实在太差了。

湖南汨罗市高丰村村民湛茂坤说:“过去人家的收割机、犁田机不愿意到我们这里来,别人那里70块钱一亩有人收,我们这边120元一亩请他们都不来。”

谭振端是高丰村的村支书。对土地撂荒的事,他比谁都着急。

谭振端说:“也是国家号召我们治理抛荒,那时候我感觉,是不是把整个村组的田流转到一起,让大户来种。”

通过土地流转解决抛荒问题,谭振端已经想了好几年,也试验过,但都失败了,阻力最大的就是湛茂坤。

湛茂坤说:“我自己种田我又不用出租金,你们一来就搞出来要出租金,这样肯定不行的。”

老湛心里有本账,算得明明白白。过去他种18亩农田,除了自己的二亩三分地,其他都是亲戚朋友白给他种的,土地流转后,他再想多种田,每年每亩地就得给村上交150元的租金。这样的土地流转,对他没有好处。

谭振端说:“种田的大户来了,肥料买回来了,机械设备来了,他们就不让下田。就没办法,还是给他们自己种了。”

湛茂坤说:“谭书记当时把协议都签了,他违约了,害他出了2000块钱违约金。”

把大户挤走了,高丰村的村民们继续种着他们的小碎田……直到2020年,转机出现了。这一年,高标准农田改造试点选中了高丰村。除了整修全村水利设施之外,还在村部东南的朝北冲组平整出300亩土地,建成一片示范田。

“田成方、路相通、渠相连”。朝北冲的高标准农田改造,将支离破碎的小块农田连为一体,并采取土壤改良的方式培肥地力。改造后的农田平展宽阔,大型机械得以施展,种田不费劲,干得还特别快。当年种下的一茬晚稻,就获得了大丰收。这让种了一辈子小块农田的村民们都来了兴趣。

徐文洪是高丰村乡村振兴工作队的队长。他和村干部算了笔账,如果全村3000多亩水田都改成这样的高标准农田,种上双季稻,每亩地能增产600斤粮食,这可不是个小数。高丰村决定把粮食种植确立为主导产业。

湖南岳阳市派驻高丰村第一书记、乡村振兴工作队队长徐文洪说:“也是响应国家号召,一个是如何保护耕地红线,第二是如何让粮食增产增收。”

要把粮食作为主导产业,土地流转、机械化生产势在必行。这一次,村支书谭振端决定先做通牛尾洞村组湛茂坤的工作。看过了朝北冲组的高标准农田,湛茂坤其实已经动了心。

湛茂坤说:“我就和谭支书说,除非你把这个田整改,改得像那个田一样。”

老湛的愿望与村里的发展规划不谋而合,这也是全村人的愿望。但全村3000多亩水田都进行高标准农田改造是笔大投入。

谭振端说:“全村预计投资600多万元,那是相当大的数字。”

政府能拨款继续支持高丰村吗?

湖南汨罗市农业农村局局长胡亚运说:“资金要用在刀刃上,因为资金有限,所以我们只打造一些示范,通过示范带动社会资本和群众参与。”

徐文洪说:“还是要考虑到其他地方,不可能全部放在高丰村,所以我们理解。”

现在,首要工作变成了“找钱”。黄吉光是高丰村最早一批去广东打工的,辛苦一辈子,挣下些家底。老黄有些情怀,这些年相继为村里做了很多好事。但600多万元的资金投入实在太多,换了谁都要慎之又慎。

黄吉光说:“这个任务太艰巨了,压力好像很大的感觉。”

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想请老黄来投资,他们跟老黄承诺,五年后他不但能把600万拿回来,还有点小赚。这又该怎么运作呢?村干部们找到了愿意包地的种植大户。

吴安保是邻村有名的水稻种植大户,有20多年的规模化种植经验、数十台大型农机设备,能力毋庸置疑。高丰村希望老吴和本村的两个种田大户联手,今年以每亩300元的价格,承包改造中的3000多亩农田,此后四年增加到每亩500元。

老吴算了一笔账,高标准农田一亩地租金在当地是800元,目前高丰村改造中的田只要300—500元,种上双季稻,就能享受到种粮补贴每亩254元。

吴安保说:“那本账我算了,比没整改的田要好种,我愿意出那个钱。”

老吴每年出的租金如果用来偿还老黄的投资,应该够了。但还有个问题——如果钱全给了老黄,村民土地流转的租金就没钱支付了。唯一的办法是做通村民的工作,希望大家先不收租金,把这些钱也投入到全村高标准农田改造的事业中来。

徐文洪说:“这就相当于老百姓把他的土地变成了资金,资金变成了资本,农民就成了股东。第六年流转金也好,土地也好,都属于农民,绝对不是150元。”

用5年共750元的代价,将手中的小碎田换成高标准农田,村民愿不愿意呢?

湛茂坤说:“他就给我算了这笔账,现在这个田,村集体收回就是150块钱一亩。整改以后,像朝北冲组一样,就是800块钱一亩,五年的租金一年就可以拿回来。”

同时,愿意种地的村民还有一笔收入也很可观。村里安排他们到种田大户的农业合作社上班,每天工资200元。这样一来,村民能接受,种植大户觉得不亏,投资600万元的老黄,也有的赚。

自筹资金完成3000多亩高标准农田改造,对高丰村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大事。这场牵涉多方利益的变革总不会一帆风顺,田改现场转眼间就起了风波。

正在平地的推土机把十组翻出的土就近铺到了十一组的田地上,十一组组长吴光辉坚决维护本组利益。他要求挖掘机绕路把土运回十组,这就增加了施工的成本。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为了便于机械化耕作,高标准农田改造裁弯取直,收拾出很多过去无法利用的边角地块,算了算,高丰村竟然新增出322亩新田。村里人都很开心,可承包的大户却不乐意了。

吴安保说:“石灰打下去70元/亩,要增加80元/亩有机肥,增加这几样投入。”

二话不说,不同的利益群体开始现场算账。村干部们查来了新政策,新增的农田只要种双季稻,也能享受农业补贴254元。

这个春天,高丰村的农田一天一个样,高丰村人的心也随着不时涌现的风波起起落落。但好在,全村人都满怀信心要干成这件事。还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呢?

根据农业部门的测算,在我国耕地中,中低产田占比近七成。粮食产能平均提高10%到20%,平均亩产提高100公斤。为此,我国在2019年底发布了《关于切实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提升国家粮食安全保障能力的意见》,提出到2022年,全国要建成10亿亩高标准农田,以此稳定保障1万亿斤以上的粮食产能。悠悠万事,吃饭为大。面对国内外形势的不确定性,保障耕地与粮食安全,既是国家战略,也是涉及到每个乡村、每个农民幸福生活的大事。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高丰村,都能迎来更高质量的丰收。


相关文章